dazeyouxiang精英论坛,xuanyuj,廊坊杰伯人才信息

  • A+
所属分类:社会新闻热点

天蒙蒙亮,已是清晨,张恪瞌睡来了,没有心思这时候陪叶建斌、姚文盛出去逛荡,将约好下午再联系,将他们请了出去,转身上了楼。

许思睡眠很浅,听到门给推开,绯红的小脸从凌乱丰茂的秀发里露出来,晨曦照来,恬然静美,xuanyuanj还迷离在睡梦中的眼眸微眯着,柔媚诱人。

“啊,你们才谈完?”许思眯眼看着窗帘缝隙里透出来青亮的晨光,“我都做完一个梦了。”

“什么梦?”张恪脱下外衣,钻进被窝,才发现许思在被窝里还穿着衬衫长裤没有换上睡裙,笑着说,“你还真担心有人来捉奸啊?”手伸过去帮许思将衬衫、长裤脱下来,“陪我再睡一会儿。”

许思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沉静明沏的眼眸里透着诱人的媚惑,抬起臀部让张恪帮自己将长裤褪下来,张恪的手却没有那么老实,将她的长裤褪到膝盖弯,就去摸她丰翘的臀,隔着一层薄棉质的底裤感受着动人心魂的惊人弹软。

许思好气又好笑,只得自己弯腰缩进被窝里将长裤脱掉,将要剥自己底裤的两只手拨开,钻进张恪的怀里。

张恪手往许思胸口揉了一下,衬衫里面还戴着东西,笑着说:“戴这东西睡觉也不怕喘不过气?”伸手进去帮她解开,搞了半天,才搞明白是前扣式的,手就留在里面不出来,轻轻揉弄着,才说道,“好吧,现在听你说做了什么梦。”

“你说燕归湖衅都种上红橡树,会是什么感觉?”许思抬着头,丰盛的秀发抵在张恪的胸口,眼神媚惑。

“红橡树啊?”张恪脑子里正想红橡树是什么样子,许思爬下床,廊坊杰伯人才信息要从翻开的行李箱里找纸笔画给张恪看,雪纺衬衫下摆刚刚遮住嫩白臀瓣,丰腴白皙的大腿晃人眼睛,许思蹲下来找纸笔时,还不忘抓住衬衫的后摆将臀部遮一下,张恪拍了拍额头,仰头看着天花板让许思赶紧上床不要着凉了。

张恪让许思靠着自己的怀里,看着纸上越来越具体的画,许思抬头问他:“怎么样?”

“真不错,”张恪拿着许思画的素描,许思期待的看着他,“我在想我要学些什么东西好,我看我还是学素描好了……”许思本科专业是工业美术,素描功底深厚,只是少有能体现她专业素养的机会。

“跟我装傻啊,”许思美眸横盼,反转过来身子趴在张恪的怀里,胸口相贴,拧着他的鼻头让他看着自己,“我是问燕归湖畔都种红橡树的感觉如何?

“这就是你夜里做的梦?”张恪将素描纸丢到枕边,怀搂着许思纤软充满弹性的腰肢,“下午跟叶哥还有姚文盛去燕归湖看一看,一起过去就知道感觉如何了……”

“姚文盛突然到建邺来做什么?”许思问道,她听张恪说起过二月底在北京的遭遇,易馨、姚文盛他们是那种即使听过他们事也能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张恪将一夜的谈话简单的跟许思说了一遍,许思微讶的说:“现在不正缺一个能穿针引线的人?”

“是啊,”张恪轻轻的笑着说,“姚文盛的出现还真是时候啊,就等着他来捅破这层纸……”

“要与那潭水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张恪轻叹了一口气,“顾家既然有信心能缓和锦湖与李远湖之间的关系,建邺市里也一定有安排;我们将锦湖的计划摊出来,建邺市里谁挑头,我们就不用去关心了,盛家会让姚文盛会出来具体做事的……”张恪又笑了笑,说道,“科技园项目声势不小,建邺市里派个副处级或者正处级专事联络,也是说得过去的。”

说着话,许思又让张恪缠着云雨了一番,等林梢头的朝阳从窗帘缝里透进来耀眼的光芒,张恪才搂着许思娇软的身躯沉沉睡去。

中午醒来时,拥被坐起看见许思将长发随意的用发带系在肩穿着衬衫坐在羊绒毯上,抱着被子趴过去,她正伏首将她夜里的梦描画出来,羊绒毯上随意洒落的几张素描纸,张恪将蚕丝被蒙到许思的头上,精英论坛捡起画纸坐到床头细细的看起来。

许思挣扎着从蚕丝被里钻出来,要过来打张恪,这时候卧室里电话铃响起,却给吓了一跳似的捂起胸口,回头看着梳妆台上的古式电话机。

见许思在这间房子里总容易受到惊吓,张恪怜惜的走过来将她搂在怀里,轻声跟她说:“我们在建邺另买栋房子吧,就在燕归湖畔,种满红橡树………”

“啊,”许思将捂在胸口的手放下来,让张恪去接电话,“我梦到的是燕归湖畔科技园的样子啊,再说那里哪有房子可以买?”

张恪手落到话机,倒不紧着拿起来,说道:“那就在科技园旁边建一栋房子就是,不要忘了你也是世纪锦湖的股东,给自己建一栋房子总不怕别人说什么吧……”

张恪接起电话,听到里面的声音,他倒给吓了一跳,他爸张知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在江边房子就好,我马上就到……”

“还有几分钟?”张恪心虚的问,捂着话筒,指了指,拿嘴形告诉许思,“我爸赶过来了。”许思心更虚,美眸瞪圆了盯着话筒。

“车子刚下城东高速,还有一刻钟吧,刚跟周游通过电话,知道你在建邺,还以为你到北京去了呢。”

幸好不是给堵房门口,大概是老爸有什么事联系周游知道自己在建邺,张恪从床头拿手机——他有三只手机,两只在傅俊手头,他随身的那只手机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号码,不过昨天夜里关了机——开了机,许思将她的东西都丢到行李箱里去,提着就要下楼,张恪抓住她胳膊,说道:“一起吃中饭……”

“我不舍得你这样狼狈的走掉……”张恪抓住许思的胳膊不放,“我帮你将行李箱放车上去,我约叶建斌、姚文盛一起过来……”张恪帮许思提起行李箱,一边拿起手机给叶建斌打电话,让他约姚文盛过来一起吃中饭。马海龙、傅俊找来工人做清洁,看到张恪穿着睡衣提着行李箱就下来,不晓得发生什么事。张恪将行李箱递给傅俊:“把行李箱放到车里去,我爸一会儿要过来。”

傅俊、马海龙都有些手足无措,不晓得如何处理,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开车将许思带走,刚要说什么,张恪又牵着许思的手上楼去。

许思魂飞魄散,让张恪牵着手跟到楼上,心里没有主意……张恪手贴着她的脸颊,感觉冰凉,稍用力帮她搓了搓,笑着说:“心虚什么,我爸又不会吃人。”张恪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将地上的素描图纸都捡起来,说道,“再说,我们又不是一点都没有干正经事……”

“去,”许思横了张恪一眼,让他这么一岔,心里不那么虚,捧起他的脸,凝眸看着他的眼睛,“你让我走,我不能太贪心,你也不能不考虑你家里人的感受……下午到酒吧来见我,我在那里等你。”

张恪手卡在毛衣里都来不及拉住许思,许思就“咚咚咚”下了楼,让马海龙开车送她出了狮子园别墅区,刚出了狮子园小区驶入大道与一辆挂着芜G车牌的桑塔纳昏肩而过,许思都没有勇气望过去一眼。

张恪看着许思坐车离开小区,看着新芜车牌的那辆桑塔纳驶进来,再接着叶建斌的皇冠驶了进来。张恪抿着嘴,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东西怎么给也给不了,看了看手里还捏着许思一上午画出来的素描,翻看了一会儿,听着他爸、叶建斌还有姚文盛都进了楼,才将素描纸收拾整齐卷了起来拿在手里。走到楼下,看见叶建斌、姚文盛正跟他爸寒暄,将素描纸递给姚文盛,说道:“我要把燕归湖以东到师大南门都拿下来,科技园怎么规划我不管,我要那片土地都种上红橡树……科技园的正式名称就叫橡树园吧。”

胖虎SEO博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